海世世

神经病碎碎念和鸡血脑洞的存放地:D
基本都是最近看番肝游戏时嗑的cp,经常爬墙(:3▓▒
并不是个写手,只是偶尔写写自给自足
这个号是个放飞自我的小天地,吐槽居多

看万众一心的时候发现的bdko的糖w

idw红蜂 有一些截下来纯粹是觉得小红太苏了
年刊最后一张小红的那个笑容啊(我哭了

在这里存一下idw万众一心里红蜂的互动orz

二刷了大黄蜂
这一次终于看到了上次没看到的前三分钟的赛博坦大战
老婆啊啊啊啊原来我老婆是有台词的!
以及双波貌似有好几个同框,后面的回忆杀里还是站在一起的!

一刷的时候全程都在嚎叫bbb太可爱了,二刷不知道为什么就开始关注一些奇奇怪怪的点
「他们扫描汽车的时候是连着人家的牌照一起扫了吗?这算套牌车吗?」
「啊第七区!是电影第一部的那个水坝嘛!」
看到那辆警车追bbb我的第一反应就是「不是路障真可惜」
女主想要修bbb,把他胸甲卸下来的时候我竟然感觉到了一丝色情(不
一条信息传过去要那么久吗?不能用你们的内置通讯啥的吗?
盲猜一下那条信息应该是传回去了
虎子会来地球的吧,但按照g1设定老婆应该要留守塞星?

再好看的动作科幻电影就只能看一遍,再看第二遍感觉有点平淡(?)

老威没出场感觉好不习惯

说实话比起真人电影,还是更喜欢tfp啊啊啊啊
想要安利更多的人看tfp啊啊啊啊我一年多以前看的现在又翻出来看依旧觉得无敌好看

每次看双波tag更新我都开心又难过
大家都吃双波可别人是震声我是声震_(:_」∠)_
唉(´இ皿இ`)
坦克多好啊我想拆坦克(bushi

在这里存几张tfp的截图
当年我也是截图水平在线的人

【双波】论保持逻辑与勤换涂装并存的可能性

#tfp背景下的战前脑补#
#私设大波有情感模块只是平时会锁起来#
#声波的形象我脑补的是角斗声w#
(双波无差但是私心偏声震orz)
可能有一点点震天威奥利安提及?没有明显cp倾向但还是注意避让吧

这是一个我脑补的时候很有意思但写出来就被我写的无聊的要死的梗。

1

  “这是震荡波。”高大的银色机体向声波介绍,“是新加入我们的科学家。”

  

  名为“震荡波”的科学家站在震天威身旁,他没有正常意义上的面甲,头雕上只有一只巨大的金色光学镜。

  

  声波在油吧听几个TF谈起过震荡波,他们把他称为“没有感情模块的逻辑怪物”。当时声波凭借他们的话勾勒出了一个冷酷无情的科学怪人,然而眼前的科学家只能让声波联想到石油兔子——尤其是当他漆成淡紫色的音频天线摆动的时候。

  

 震荡波向声波伸出手,他胳膊的雪白涂装在主恒星的光线下闪闪发亮。

  

  声波简单地握了握科学家的手,手臂晃动之时震荡波涂漆的反光堪比直视正午的主恒星。虽然有面罩,声波还是默默移开视线以保护自己的光学镜。

  

  相似的场景让他想起自己应该在某一次角斗时见过震荡波——当然当时他并不是现在这个颜色,那次的角斗也给声波留下了不浅的印象。

  

  声波在角斗场上待了足够久,知道任何一点微小的疏忽都可能会让自己的火种熄灭,可他没办法控制来自观众席的干扰。

  

  某个金色涂装的机体,暂且不论选择这个颜色的审美,声波觉得涂了这个颜色就不该来看白天场的比赛。哪怕是清晨的光线没有那么强烈,反光的金色机体就像一只巨大的灯泡,固执地待在观众席上发光。

  

  为了避免被这样的光污染持续荼毒,声波改变了以往比赛时不紧不慢的作风,干脆利落地早早结束了战斗。

  

  那天声波专门留意了一下刺激他光学镜的机体,发现对方在其他为角斗场上的厮杀而沸腾的观众中格格不入,他不为胜利欢呼,也不为落败叹息,就像是研究员观察冷冰冰的实验数据一样,只是观察和记录。

  

  事实证明声波对他的职业猜的很准。

  

 2 

  “我看了你上周的比赛。”

  

  声波点了点头。

  

  震荡波用臂甲下的投影设备调出视频,提出了几个声波的防御漏洞和相应的解决方法。对方虽然是没有实战经验的文职人员,说的话倒也不无道理。于是声波默默记下,顺便在芯里提升了一下对震荡波的好感度。

  

  震荡波伸手划了一下投影屏幕,将视频快进到结尾。“在距离结束47秒时你可以选择更优的避让防御……”

  

  声波还在思索着应该如何在下一场比赛中实践震荡波的建议,科学家突然话风一转打断了他的思路。

  

  “……这样有65%的可能性不破坏你肩甲的涂装。”

  

  涂装?——什么涂装?

  

  他不是前一秒还在说正儿八经的的防御策略吗?关涂装什么事?

  

  面罩的遮挡下震荡波看不到声波写满诧异的面甲和收缩调焦的光镜,把声波的沉默当作同意的科学家甚至还从子空间掏出了两罐喷漆:“需要我给你补个涂装吗?”

  

  用读芯能力发现对方并没有在开玩笑之后,声波几乎是僵硬地转过头去看震天威,「……他真的是正经科学家吗?」

  

  「他每个月总有几天会这样,」震天威在内线频道回复他,「习惯了就好。」

  

  声波只能转回头重新面对震荡波,后者的光学镜闪了闪,“或者你想要更换…”

  

  “补漆,同意。更换涂装,否定。”

  

  如果击倒认识这个时候的震荡波的话,他们应该会挺有共同语言的——后来声波不止一次的这么想。

  

  3

  后来声波才知道科学家偶尔冒出的脱线发言是因为情感模块的解锁。

  

  为了实验和研究的效率,震荡波在绝大多数时间选择封锁情感模块,只会在极少数的休息时解锁,用于放松。

  

  因此声波在油吧见到震荡波时并没有觉得意外。

  

  科学家独自坐在吧台尽头,丝毫没有融入周围的喧哗。眼看旁边几个喝醉的机子已经从言语口角上升到了肢体冲突,震荡波却依然无动于衷,声波伸出腰甲下的触手,把一个朝震荡波飞过来的杯子挡开。

  

  在听到金属的碰撞声后震荡波才后知后觉地发现油吧里的小状况,高纯的灼烧毫无疑问拖慢了他cpu的运转速度。

  

  声波走上前看了看正在用侧腹的进食软管啜饮高纯的科学家,干脆把震荡波连人带杯子一起捞出了混乱的吧台,路上还不忘用触手隔开几个失控的机体和他们斗殴时飞出的零件。

  

  在声波严丝合缝的保护下,从已经变为小型角斗场的油吧一路走出来的科学家毫发无损,手里的高纯也只是晃了晃,甚至没有泼出杯口。

  

  因此等震荡波握着杯子站在油吧外的时候,他的cpu才慢吞吞地给他回放了刚才的几秒内发生了什么。

  

  声波的突然出现和他之后的举动为震荡波的情感模块带来了一些陌生的电子脉冲。光圈收缩了两下,科学家最终说出口的只是一句干巴巴的“谢谢”。

  

  深蓝色的角斗士偏了偏头雕,表示不客气。

  

  「以为你不会来油吧。」

  

  “这也是放松的方式。”震荡波回答,“在实验空闲期我会解锁一部分情感模块。”

  

  「以及更换涂装。」声波替他补上一句。今天的震荡波又换了一个颜色,声波还是凭借着他身上发光的紫色光带才在喧闹拥挤的油吧里确定他的位置。

  

  “定期更换涂装能保持脑模块活跃,符合逻辑。”

  

  科学家声音里的醉意和他严谨的逻辑产生着奇妙的冲突,冲突和反差又产生着吸引。

  

  声波指了指震荡波握着的高纯,「想换个地方喝完吗?」

  

  ——震荡波想不出拒绝的理由。

  

  于是那天的晚些时候,他们换了一个更为安静的油吧进行闲聊。他们都不是健谈的类型,可聊的话题也无非是声波的比赛和震荡波的实验。

  

  但他们之间那股奇异的契合在不知不觉间拉近着他们的距离。

  

  而建立单独的内线频道,送喝醉的科学家回去时正大光明地记下科学家的住所地址只是这场闲聊的附加好处。

 

  4
  待在暗影空间的那段时间,封闭的虚无之中声波只能靠着检索硬盘上残存的信息打发时间。

  

  在某个尘封的文件里声波找到了一个半损的视频资料。前半段没有画面只有杂音,在他想要将窗口关闭的时候震荡波却突然出现在了投影里。

  

  「这不符合逻辑——」

  

  深紫色涂装的科学家的声音断断续续响起时,暗影空间里侵蚀着声波的沉寂骤然褪去。

  

  尽管投影的视频并不清晰,声波还是看出震荡波对面站着的是震天威和奥利安。他们身后是赛博坦繁华的夜晚,远处的高楼灯火通明。

  

  声波意识到眼前的画面属于几百万年前的过去。

  

  那时声波还是追随震天威的角斗士,震荡波还保留着感情模块。他们闲暇时约在油吧聊天放松,遇上了同样来油吧的震天威和奥利安。

  

  那时赛博坦流行过一阵子的所谓同色系情侣涂装,当时震荡波又刚好换成了深紫色。第一次见他们的奥利安看了看震荡波,又看了看深蓝色的声波,果断地误会了他们的关系。

  

  一旁看戏的震天威爆发出一串大笑,给窘迫的奥利安解释完之后不忘调侃他们“看起来确实挺般配的”。

  

  “这不符合逻辑——”

  

  在和科学家相处的这段时间里声波发现如果震荡波开口就判定不符合逻辑的话,通常意味着他要开始口述小论文了。

  

  为了截住震荡波的长篇大论,声波赶紧开口:“深紫色,适合你。”

  

  于是科学家不说话了。

  

  之后的几百万年时光飞逝,奥利安不再是温和内敛的铁堡档案管理员,震天威也不再是叱咤卡隆的角斗士,战火燃尽了他们的笑容与叹息,留下擎天柱和威震天兵戎相见。

  

  声波为了战争进行了机体改造,专职监控和情报,科学家也最终锁死了自己全部的情感模块。

  

  ——漫长的时间改变了很多东西,但震荡波的深紫色涂装似乎是个例外。

  

  当然声波并没有想到震荡波是因为他的一句“适合”就在接下来的数百万年里都保持着深紫的涂装。就像震荡波也不会想到那次拉近他们距离的油吧偶遇并不是偶然。

  

  声波盯着投影画面上科学家的金色光学镜,缓缓露出了一个微笑。

  

  
  5

  环陆桥打开的时候,声波看到的是一个灰色震荡波。倒不是说他给自己换了涂装,这些灰色属于科学家身上原本的金属,他的手臂和腹甲上还残留着一些紫色,其他地方全是划痕。

  

  声波把震荡波拉过来,触手把震荡波整个环住之后敲了敲他掉漆的肩甲,“怎么弄的?”

  

  在震荡波开口前,读取到他想法的声波又接着道:“逻辑让你留下和那么多巨狰狞缠斗?”

  

  ——与其说是逻辑不如说是宇宙大帝违反科学的操作。震荡波没把这话说出口,因为他从声波的语调里听出了质问的味道。

  

  他的逻辑模块没能判定声波生气的理由,而他的情感模块告诉他是因为声波在担忧而这个时候应该说抱歉。

  

  于是震荡波听从了感情模块的意见。

  

  声波沉默了一会儿,播放了他们刚见面时,震荡波说的那句「需要我给你补个涂装吗?」

END

说起来我也想写严肃的战争啊奈何脑内只有沙雕甜饼
_(:_」∠)_
话说我其实很想写两个角斗士在某次的小小动乱里护着自家的文职,然而并没有这个能力写出来
  

盘点一下我的2018

  1月

  沉迷刀剑乱舞

  中旬放假回家,一个除了肝刀以外都很负能量的寒假

  2月

  持续负能量(说起来我真的不太喜欢过年)

  18号的时候在54捞到了三日月!从此我的刀男就开始渐渐欧了起来

  逛街买了喜欢的手镯

  3月

  刀剑本丸蒸蒸日上

  11号去看了黑豹,嗑了双豹cp

  买了一个贼贵的降噪耳机(后来证明在一个越来越吵的宿舍这个东西真的很有用)

  4月

  第一次去了手帐集市,看了头号玩家

  复联3盾冬的新镜头

  5月

  复联3给我造成的伤害持续了很久很久

  (作为一个看电影之前萌盾冬铁虫锤基幻红的人,我出电影院的时候真的是恍惚的)

  520联队战捞到了我典

  莫名又看起了巨人?

  6月

  嗑刀剑乱舞cp(主要嗑了安清,明萤,髭膝还有一些乙女向)

  7月

  暑假,小豆清空资源(鬼知道我一个月都干了什么)

  8月

  去新疆玩了!

  看恋恋笔记本哭到不成人形

  重温h50,被夏威夷夫夫狂塞狗粮

  重新看了军情五处spooks,卢小北过于好看,总让人想干点什么。

  然后被这股想看特工电影的潮流拉去看了007的skyfall

  回学校之前看了蚁人,又让我想起了5月被复联3支配的恐惧

  以及假期有重新、完整地看是,首相,笑点被无限拉低

  9月

  碟中谍6

  一时激动写了1.8w字的Ethan/Bond拉郎脑洞

  回坑吃了拔杯,love crime真是好听又带感

  中秋假期玩了恋与逆水寒,啊不,遇见逆水寒。本来为了方好看玩的,爬墙了燕燕(所以说我果然还是喜欢这种高冷闷骚人设)

  10月

  为了符合最近玩的古风手游,我选择了看古风动漫,于是回坑了秦时,嗑卫练嗑了快两个月

  学校80周年校庆

  11月

  开始金工实习(我明明是学经济的为什么要去磨锤子,不懂这个学校)

  双十一激情剁手,月末食堂一元菜吃到死

  看了毒液,毒埃真好吃!

  12月

  考试月复习

  我是因为啥又重新看了一遍tfp来着…然后果不其然还是在吃双波(发现粮和我一年前吃双波的时候并没有增加多少,并且大家萌的双波是震声,而我萌的是声震),再一次意识到自己是个冷逆控

  因为每次内心os的时候都管大波叫老婆,以至于和别人提起最近在看tf的时候脱口而出我老婆orz

  宏观经济学考试之前突然有了一个双波脑洞,然而一个星期过去了也没能写出来(倒是写了冲震orz)

  看了海王,吹爆这个电影并且美滋滋嗑骨科cp

  说起来我的头像在我一年多前换成了大波之后就没再换过了。

  和人聊天还被问了“你的头像是谁啊?”

  我:震荡波啊,变形金刚里的

  “震荡波长这样吗?”

  “……总之我看的这部动画片里长这样就对了。”